以写作调身心

我想把我唱给这个世界听

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


【扎心的校园春招】

有人说我比以前要沉稳了,我说有吗?也许是我对所谓的不公平抱着坦然接受的一种心态吧。既然生活给了我一个大嘴巴,我又不能像疯子一样上前拼命,而是要把所有的委屈和那个不堪入目的自己全都咽进肚子里,然后在深夜中不动声色的练拳头。

考研的失利,让我不得不开始重新思考我未来的路,是继续二战还是先就业。经过考虑,我决定先就业再考研。

于是我开始学着做简历,在各大招聘网站、互联网公司的官网上投递,期待能获得笔试和面试的机会。校园的春季现场招聘会也去看过,很可惜,扎心了!要么冲出去闯出一番天地,要么留在这里养老,我所面临的就是这样一种困境。

三月,我在备战春招和学习新技能的过程中度过。在此期间,我看到了“该岗位只面向985   211应届毕业生”字眼;我看到了一个岗位有千人挤破头报名参加笔试而对某些学校毕业生开绿色通道;我看到了我填简历时额头渗出的汗水...是的,现实太残酷,我该如何生存?又该怎样才能寻找到适合自己的舞台?

【三次流泪的蜕变】

第一次,高一入学军训时被拉到荒郊野外的炮兵营,没有温暖舒适的床,醒来就能看到严肃板着面孔的教官,第一天夜里我哭到了凌晨四点。预示着我该试着独立生活,因为父母总有不能陪伴在身边的时刻。

第二次,高三第二学期独自坐24小时班车去和田,车上没有熟人,老爸本来说要陪我去,我说算了吧,你生意忙,我一个人可以的。结果上了班车,我突然开始慌张的不知所措,看着单色玻璃外老爸挥手向我告别,我再一次哭了出来。原来,每个生命在时间的长河面前,都会显得那么渺小。

第三次,大三第二学期经历的最低谷最黑暗的时刻,彻底击碎了我曾一直保持着的优越感。我在跑道上边跑边哭,想通过无情的风吹散这伤痛的往事。原来,我这一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有些事情也并不是我可以掌控的,要学会谦卑,学会敬畏

我就是在这血泪交织中逐渐完成了蜕变。

【蜗牛似的追光者】

寒假有幸受朋友邀请去了趟成都。在那里品尝了美味的火锅、酸辣粉,也尝试着投递了几家游戏公司的技术岗位,然而回复给我的只有“不合适”。于是,我记录下我所欠缺的技能,利用最后在校的三个月时间弥补。

坚持做一件事真的不简单。但是当你养成一种习惯,把它看成和洗脸刷牙必须要做的一件事,那么一切都会变得自然。比如你会每天早晨九点半左右看到一位背着灰色书包、戴着蓝牙耳机的小伙子坐在校园小市场的早餐店里吃包子喝粥,然后再去图书馆五楼东南角找处有插座的座位,打开笔记本电脑和书籍,开始沉浸于一个人的世界中。

没错,那就是我。

有梦的人就像一只背着壳的蜗牛,艰难缓慢的行走,背负着信念,去追逐那稍纵即逝的光。

【不再痛苦的无上密】

人心这么黑暗,我想找到一种不再痛苦的秘密。  ——《妖猫传》

涉世未深的应届大学毕业生,总是容易被当做欺负的对象,因为他们已经成年,可以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因为他们经验还不够丰富;因为他们还年轻,可以多榨取一些价值。以前总听人说社会是另外一所“终身大学”,它会教你如何做人,但是学费也很高,有时是要拿自己的前途做赌注。

我感到如履薄冰,那些职业化笑容的背后总会让我看到一些若影若现的不安全因素。就业三方协议是看了又看,和用人单位沟通时总是尽可能把所有考虑到的细节都问清楚,笔试面试时总是会咨询多位前辈综合选择最优化方案。

原来,我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呢。

恍惚间看到曾经的我因为周围环境的问题而烦躁不安,其实是我把自己局限于此。我所能改变的,我会尽力去改变,如果改变不了,学会接纳残酷,拥抱美好。比如书包破了会有人乐意给我缝好;感冒了会有人给我送感冒药,嘱咐我多喝温水,多吃水果少吃辣;北京、上海、杭州等地从未相见的前辈会乐意给我内推和HR的联系方式、还会耐心给我讲笔试面试时的注意事项...。

生活是不完美的,但我依然可以选择去拥抱生活的美好。

【幽谷中的空山鸟语】

无论我身处何方,我的心永远都将是自由的,我想这也许就是另一种摆脱烦恼的方式。

自由的心,那么所谱写的人生乐谱,我想应该会有所与众不同吧。我期待现在处在幽谷深处中的你,会有那么一天可以飞向自己向往的地方,那里有属于你的舞台和Show Time,到那时,全世界都将会听到你的声音。

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如果十年前忘了种,那就请现在就种下,耐心施肥浇水,静待它隐秘的成长。

你还年轻,有时间有精力有资本去开拓自己的未来。

亲爱的,祝22岁的你,生日快乐!

评论